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黃立言的博客

 
 
 

日志

 
 

[转载]上苑艺术馆驻馆艺术家系列访谈之十九:黄立言沉寂的镜像   

2014-01-25 22:30:00|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纯属扯淡,谢谢老肖啦~~
[转载]上苑艺术馆驻馆艺术家系列访谈之十九:黄立言沉寂的镜像 - 黃立言 - 黃立言的博客

上苑艺术馆驻馆艺术家系列访谈之十九:

                                 

                         

                   黄立言沉寂的镜像

 

 

时间:20139

地点上苑艺术馆黄立言工作室

人物:肖毓方  黄立言

 

 

艺术家小档案:

   1976年出生于广东

   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硕士研究生

   上苑艺术馆2013年度驻馆艺术家

   现生活在广东、北京

 

一句话看个性:

   你特别高兴的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

   ——会很高兴

   你特别痛苦的时刻会干什么?

   ——不干什么

   你怎么样看待别人对你作品的评价?

   ——不是很在意,不过别人夸我我会很高兴

   你最喜欢的音乐?

   ——好听的音乐

   你最痛恨哪一类型的人?

   ——没有最痛恨的   

   这辈子你最害怕什么?

   ——别人对我有所期待 

   你最大的才能?

   ——死皮赖脸的活着

   你最奢侈的享受是什么? 

   ——清早听鸟叫

   最感兴趣的活动?

   ——活着

   上苑艺术馆对你最大的吸引力?

   ——有山有树有鸟

   

 

黄立言的艺术观点:

重要的不是艺术,这话是别人说的,但我认可。

 

近期活动及创作计划:

     没有什么计划,该干嘛干嘛

 

[转载]上苑艺术馆驻馆艺术家系列访谈之十九:黄立言沉寂的镜像 - 黃立言 - 黃立言的博客                                     25小时 120X120CM   2013

[转载]上苑艺术馆驻馆艺术家系列访谈之十九:黄立言沉寂的镜像 - 黃立言 - 黃立言的博客                                      大风景 150X180CM  2013

肖毓方:从你的作品里,我很自然的就想到了中国传统文化,也许是基于你画面上的内敛或

        诗性的语言,反正我也说不清,我不知道你对中国传统文化,比如唐诗宋词、明清

        小说以及中国文人画等等的理解和认识。

黄立言:我两头不着边,对中国传统的东西了解不够,对西方也了解不多,也都是随便翻一

        下而已。不过现在所谓国家、民族这些观念对我来说越来越淡薄了,我更愿意把自

        己当成一个地球人。不管东方西方,觉得有趣就去接触一下。

肖毓方:这个我赞同。艺术的语言应该是全球性的,作为一个艺术家,如果将自己装在一个

        框子里,如民族的、西方的、传统的、当代的,那就很容易阻挡自己的视野。

黄立言:其实艺术对我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它只是生活的一部分而已。我之所以喜欢看一

        些访谈录,就是想看看他们的生活状态,看他们如何解决的自身问题,包括他们如 

        何处理自我与外部世界的关系问题。

肖毓方:那就是说,你关注的是生活本身。

黄立言:是的,我们每个人都始终摆脱不了这个社会背景对你造成的影响,我之前和一个朋

        友聊天也谈过,作为一个个体,自己究竟多大程度上能够把握自己?现在流行什么 

        血型啊、属相啊、生辰八字这些东西,包括你父母对你的影响、你周边的人对你的

        影响。哪怕你不关心这些东西,它也会潜移默化的对你造成影响。

 

肖毓方:在你的心目中,一件能够打动你的作品应该具备什么样的一些元素?

黄立言:说不清楚啊,现在这种判断越来越模糊,以前我会有这样那样的标准,比如我喜     

         欢梵高、喜欢伦勃朗等等,明确的确定我喜欢谁,可是现在我不再去评判,觉得

         好玩的,就喜欢。

肖毓方:好玩,其实就是打动你嘛!

黄立言:是吧,我发现所有动人的作品都带有种悲悯的东西在里面,不管是电影、文学以及

        其他的艺术门类都是这样的。

 

肖毓方:我们都生活在这样一个社会现实中,我们每个人都会与这个社会发生一系列的关系,

       而且我们不管是对政治、经济、自然、人类发展等等,有着自己的态度的,你的作

       品跟你的这种态度有什么样的关联?

黄立言:当然有,任何东西都是对现实的映象,所以我觉得我并没有创造什么东西,只是呈

        现罢了,比如说某个场景,你感受到了某些东西然后就将它呈现出来。不过描述也

        是一种批判。但我更愿意把要表达的东西隐藏在事物的背后。现实永远比你想象的

        更加荒谬、更有戏剧性。从这一点来看,中国目前也可以说 是个艺术创作的黄金

        时代,不管你的拍电影也好、搞文学也好、 做艺术也好,因为 社会现实中发生的

        很多事情比最好的编剧、比最好的小说家写 的都要精彩。

肖毓方:那么,你个人的作品是怎么样表现你对社会的态度的呢?

黄立言:我自己个人不愿意跟这个社会有太多的拉扯,我更愿意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感

        受和观察这一切,但又不想被这些东西所绑架,所以我觉得象我这种人对这个社会         

        没什么作用,不过也没什么害处。这样挺好,我不想和它纠缠不清。我觉得每个

        人都可以自己给自己建造一个王国。只要你明白并能够接受你能掌控的东西不多          

        就好了。

 [转载]上苑艺术馆驻馆艺术家系列访谈之十九:黄立言沉寂的镜像 - 黃立言 - 黃立言的博客                                  大暑 150X180CM  2013

[转载]上苑艺术馆驻馆艺术家系列访谈之十九:黄立言沉寂的镜像 - 黃立言 - 黃立言的博客                                后山 160X140CM 2013

肖毓方:你目前这样的风格的形成,我想也走过一段很长的路吧?

黄立言:之前也会想所谓的风格、标签之类的,就象搞理工的找到一个公式,然后根据这个

        公式做下去。但我发现我做不到这样,我找不到一个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的方式。

        因为需要解决的是我自身的问题,而问题总是解决不完的。我现在是这样,面对

        张画布就只考虑这张画的问题,画完一张再考虑下一张。 就这样一张一张的画下

        去好了,我不知道下一张会怎么样。

肖毓方:在这个过程中有没有特别的分界?

黄立言: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分界点,只是感觉到现在画画相对来说比较自由和放松些,我认         

        为消解问题比解决问题更重要,比如说以前在学校里面,对一些问题很纠结,比

        如形啊、色啊,但实际上任何东西只要你不把它当成问题,它就不是问题。比如说

        不会有人对着毕加索或者马蒂斯的画说他们的形不准,因为他们根本不把这个当成

        问题,而考虑的是另外的问题,所以他们没问题。

肖毓方:是啊,在我们每个人的认识上,也是有个过程的。

黄立言:我读研的几年对我来说很重要,老师不怎么管,反正自己去独立思考一些问题。这        

        也是对自我重新认识的一个重要过程。

 

肖毓方:做职业画家,有开心的地方同时也是一条很艰难的路程,不是每个人都适合走的。

黄立言:这一行当很艰难,但这没什么可抱怨的,因为所有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选择的,既然

        你选择了这个路你就要面对由此带来的一切,后果自负!

肖毓方:每年我跟一些驻馆艺术家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大多数人都对这个问题比较沉重。

黄立言:前些时候,我有个同学见到我就感到奇怪,说你怎么还活着.......他就不明白象我这         

        种人怎么还能够活下来。然后我们也谈到过很多现实问题,我认为他说的都是对         

        的,但是对我来说,首先要面对的是一个最大的现实,就是人终有一死,在死之前        

        怎么活着, 这才是我必需首要考虑的问题。有趣的是这个问题反过来可以消解           

        很多问题,它把你从很多鸡毛蒜皮的事情中解脱出来了。人很容易失控,很多人          

        往往以为自己可以活得很就久,认为自己不会死。你看现在身边很多人其实也包          

        括我自己,活得很痛苦、很压抑,但是又怕死, 你不觉得这个很矛盾吗?到死之前

        好像都没活过的样子,都被格式化了,很多人的人生设计得都很单薄。有时候我们

        看国外的电影,感觉到他们很多人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就是在享受这件事情的过

        程,不管是做艺术还是做其他的都可以这样。而我们不是这样,当我们在谈艺术的

        时候我们在谈什么?表面上我们在谈艺术,其实我们关心的往往是最后的结果,名、

        利,所以好多东西都被消解掉了,都是直奔这个目标。包括现在很多当官的也没有

        什么政治理念,他想要的就是钱。象电影,我觉得阻碍电影发展的不是电影审查制

        度,而是这帮人对金钱的欲望和资本效益的最大化。说到底就是人的贪婪。

肖毓方:是啊,为了金钱什么都可以娱乐花,产业化......

黄立言:这个产业化,那个产业化,教育业产业化医疗产业化,那产业化就必须要赚钱啊!         

         所以就论斤按两把自己的灵魂卖给魔鬼。 现在说到成功就是赚钱,而我始终认为         

         成功就是能够不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

 

肖毓方:你今年到上苑艺术馆来感觉怎么样?

黄立言:来上苑艺术馆,原因很简单,就是有个借口离开广州,换一个地方,其他的并没有

        太多的期望,象当初考研一样,教书特别烦,就想换一种生活,换一种生活就必须

        有一个稍微正当的理由啊,考研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离开了。但来到这里后收获还是

        挺大的,我喜欢这边的创作环境,外面的风景好,感觉到特别舒服,还能够认识一

        些好玩的人。

[转载]上苑艺术馆驻馆艺术家系列访谈之十九:黄立言沉寂的镜像 - 黃立言 - 黃立言的博客                                沙峪口 160X160CM  2013

[转载]上苑艺术馆驻馆艺术家系列访谈之十九:黄立言沉寂的镜像 - 黃立言 - 黃立言的博客                                 霜降 150X180CM  2013 

[转载]上苑艺术馆驻馆艺术家系列访谈之十九:黄立言沉寂的镜像 - 黃立言 - 黃立言的博客                                 颂歌150X180CM  2013

 [转载]上苑艺术馆驻馆艺术家系列访谈之十九:黄立言沉寂的镜像 - 黃立言 - 黃立言的博客                        有种悲伤可以抚平痛苦 160X140CM 2013

 

 

  评论这张
 
阅读(865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