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黃立言的博客

 
 
 

日志

 
 

尚未被说出的一部分  

2012-10-18 10:1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尚未被说出的一部分 - 黃立言 - 黃立言的博客



 

尚未被说出的一部分

——青年油画家黄立言及他的油画创作

 

没有人比黄立言给我带来更多的惊讶和期待,他是为数不多的一个让人安心的朋友,一个时常让人感觉欢喜和温暖的朋友,即便沉默甚于多语,忧郁多于歌唱。

对黄立言的印象,首先是这个人的名字取得太妙了,他的沉默、安静、发呆、内敛、犹豫胜于他的全部的语言;其次才感觉到这个人充满了神秘、温暖、灵性和淡淡的忧郁,黑框眼镜下藏着一双怯生的大眼睛,抿得紧实的嘴唇常常泄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用最温柔的语调说着最简单的音节,听上去更像自言自语。作为一个被他所信赖的朋友,我偶尔会到他的工作室小坐。简朴的画室里,除了一张休息的沙发、堆满书籍和灰尘的书架、挂满黑白照片的一小面墙壁、一台电脑和堆满一个房间的画作,还有一只体积庞大、活力十足的拉布拉多犬阿福。阿福是热情的、好动的、欢乐的,每每见到我,总是热情地扑过来,跳着、叫着、舔着,围着我不停地转圈、跳跃,而它的主人依然是平静地、不慌不忙地、不紧不慢地打招呼:“咦?你什么时候来的?”然后,我自顾去欣赏他的新画作,他就静静地站在一旁。他偶尔会问,怎么样。我偶尔会说,挺好的。但多数时候就静默不言。然后开始我们看电影。他偶尔会推荐几部不错的电影给我。电影对黄立言而言意义重大,已经不能用零食或精神食粮来形容了,电影是他的胃口,是他的饥渴,是他的思维方式,也是他的爱与恨的对照物。有时候看得入迷,他突然觉得口渴了,发现开水没有了,就看看我,然后他自己会很惊讶地问:“难道我刚才没有给你倒水喝呀?”实在令人哭笑不得。因为熟悉,对他的诸如此类的怪已经习以为常了,反而愈来愈觉得黄立言是个文学化的人物,他的身上最大的特点不是我们看见的那些,他的身上潜伏了一种可能性,一种无限超出我们预计的可能性,任何人还不能给他下定论。

人、动物和植物的奇异组合一直是黄立言的最爱,他想象着穿长袍的男子、骑马的女子、漫游的僧人、赶鸵鸟的人;想象飞机、火车、门窗、镜子、手枪以及它们神秘的命运;老虎、马、鹦鹉、蜜蜂、蝴蝶、公鸡、狗、狮子、蜻蜓、鸵鸟……这些事物路过他,甚至附体于他,从他那里找个出口,它们是他的衍生物——他就静静地隐身在这些事物后面的深处。他的画面十分简单,背景是模糊不定的,人物的表情大多是低头垂眼、茫然疲倦、若有所思的,或者在做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比如莫名其妙地把手放在燃烧的蜡烛上烤、用自己的舌头去舔自己的鼻子或者举起枪杆射杀一只过于艳丽的鹦鹉等。黄立言画面上的这些人物那虚幻而木然的脸上具有这个社会上大部分人所共有的特征——对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淡漠了:对天气、对四季的变化、对事物的消亡、对反复发作的病痛、对无法完成的生理动作、对正在经历的痛楚毫无知觉。黄立言正是站在了事物的对面,用心灵静静地观察和思考,并竭力将这种哲学在画布中体现:这已经不是照相机的真实,也不是机械式的精确,它是模糊的、不确定的、未知的甚至是变形的事物,却是另一种比真实更宽广、更深厚的东西。陀思妥耶夫斯基曾经说过,艺术的任务不是表现日常生活中的偶然事件,而是表现从纷繁的同类生活现象中敏锐地觉察到的和正确地摄取下来的、它们的总的理念。黄立言仿佛天生就具备这种用精神之眸去观察、思考和总结的能力。透过画面,我们总能轻易地看见他对一个女人、一截火车、一块木头、一只鹦鹉同等的姿态,天生的悲悯气质让他深入到生活中尚未被人知道的一部分。

黄立言说过的一句话让我印象颇深,他说:“绘画对我来说,其最大的意义在于,它意味着一种自由的生活状态,在其中,我甚至可以漫不经心无所事事地活着。”无所事事地活着是什么样的状态?痛苦么?焦虑么?怀疑么?迷惘么?犹豫么?动摇么?我很想问他。但我知道他没有答案,回答我的只是他一如既往的宁静。对,就是宁静,他的内心似乎永远保持着惊人的宁静,虽然有时也会表现得很忧伤,但这是一种很特殊的忧伤,不是出于怀疑,不是出于失望,也不是出于痛苦,而是面对生活中奇怪的动摇、朦胧的理想、毁灭的信仰、孩子般的偏见以及陌生的欢乐时,他选择了进入灵魂的地窖和泥潭之中,选择了现实的疏离和神秘的未知部分,那里似乎存在着某种永恒的值得尊敬的、值得敬畏的、值得爱的东西,而这种东西令他有些忧伤。

偶尔我会觉得,是黄立言的无聊和执着成就了他,他的生活极其简单,远离家,远离人群,远离可能有的喧嚣,他甚至没有为了赚钱和生存而画画。他把自己的肉体困于斗室,一个只有他自己才能进出的隐秘的空间,并在那里反复折磨自己、追问自己、寻找自己。他的肉身平躺在现实的土地上,与天空保持平行,他的灵魂似乎离开了,穿过有风的旷野,穿过植物和动物群居的山林,穿过无边无际的大海,他把他的精神和灵魂交给了几尺画布。他的画面充满了神话特质,有一种令人感动和惊讶的叙述性,他竭力描绘的那个画面,即便是丑陋的,也是他对这个时代欲言又止又沉默不安、絮絮叨叨或放声一吼的一部分,引人共鸣。偶尔站在他的画作前,心思恍惚:画面简单,背景模糊,而植物和动物却永远是生机勃勃的、野性的,那画面就像是世界尽头的唯一的也是最后的净土,而他的灵魂就落在那里,安静地落在那里。我想,这样的游离和漫不经心对黄立言而言是必要的,他的绘画最终还是要回到他的内心里去,回到他的隐秘的精神世界里去,那里有太多的未知事物渴望被说出。

 

                                                                          李小娴 2012.10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