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黃立言的博客

 
 
 

日志

 
 

黄立言:精神的行吟者  

2011-03-20 13:3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立言:精神的行吟者

 

胡斌

 

    我不止一次地为黄立言画面的那种莫名的忧郁、焦灼,以及略带神秘感的气氛所纠绕。但通过与他有限的交往,听他那深沉、诚挚然而又太过简洁的言辞,我还无法体味是什么原因导致在温湿的南方,在繁花似锦、人群熙攘、通俗文化盛行的花城,出现这样一颗忧郁的种子,在不太为人所知的角落里生根发芽,默默生长,并震慑人心。

    黄立言的作品中含有一种奇怪的古典元素和气氛,比如那有点东方意象韵味的山石、树枝,穿着长衫的男子……但是整体氛围并非古典式的安详沉静,而是潜含着戏谑、紧张、奇幻的因子,让人时常神经绷紧。画面所设之物也带有人格化的比拟,似乎在进行着富有精神意味的对话或呢喃。他还将屠宰的场景纳入所谓的风景绘画,在这样的看似直呈式的风景当中蕴含着对生命体的强烈感触。

     当然,黄立言的作品大部分还是描述人的,修长的人物,略显别扭的姿态,凝注而又时或透射出一丝怪异的表情,像来自神府之国的奇特的光照等等,都是他的画面留给观者挥之不去的印象。而画中所出现的动物也亦真亦幻,被近距离枪击的鲜艳的鹦鹉,腾跃起来的貌似狼狗的猛兽,从背后扑将过来的狮子,在桌子上作倒立的猴子,幻影似的鸵鸟,修长而结构有些失真的马匹,熟睡的被凝视的小狗……这些据其说来自于电影、书籍、音乐以及日常生活细节的触发的物象,在观者看来,似乎更多地应与潜意识或梦境中的景象有关。

     我觉得,他的作品始终贯穿着对人的心理世界的深度分析,他以独特的画面景象对忧郁、骄傲、恐惧、悲伤、寂寞等这些心理感觉进行了极富个性的链接和阐释。他的作品又是有关生理体验的,比如包扎的伤口,突然让人一惊的割裂的腹部,以舌舔鼻的异样动作,以手探火的无意识行为……生理的探试与心理的体验在一种静穆而又埋藏危险的气氛中咬合一处。这些场景似乎都是出现于理性退场、身体欲望伸张的时刻,看不到井然有序的秩序,而一任身体无意识地发挥。如果从当代哲学层面上讲,这和对现代理性的反拨,释放非理性的吁求是相匹配的。而这一挖掘非理性世界的行动却又与紧缩严谨的描绘笔触和画风形成某种张力,加剧了观者内心的紧张感。然而,黄立言的作品似乎不能视为低沉阴郁的,因为有时会出现一种难以预料的幽默,比如他画的长痘痘的诗人,就让人有点忍俊不禁。

     虽然说,黄立言作品呈现了非理性的身体的张扬,但他并非在讴歌这种非理性,实际上他质疑这些行为的真实性,进而质疑这个世界表象呈现的真实性,映入我们眼帘和显现于我们意识的影像都是虚幻的,那么,什么是真实可靠的呢?在他的作品中没有答案。他只是遵从于自己内心寻找一种对自己而言的真实。而这种寻找还在远未及终点的路途中。但显然,他不是要回到理性的世界,他解构表象、解构意义的取向仍然是和当代的思维方式联系在一起的。

     从工作方式看,黄立言关于心理或生理的探究不是遵循一种程序化的实验方法。因为我知道有这么一类艺术家,他们在借助其他学科的技术和资源,进行一种程序感很强的渊源有自的创作。黄立言不同于这样一种工作方式,他的工作方式主要还是遵从于内心的体验,这就使得他的场景设置和情节安排有些难以捉摸,他的每次出击也变得充满悬念。虽然他自己淡淡地说,他只是呈现而已,并没有创造什么东西,但他呈现的无疑是显现于心灵的图像。

     看黄立言时下的创作,我突然想起那位在黑夜中吟唱的德语诗人里尔克的名篇《严重的时刻》: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哭,

          无缘无故在世上哭,

          在哭我。

此刻有谁夜间在某处笑,

          无缘无故在夜间笑,

          在笑我。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走,

          无缘无故在世上走,

          走向我。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死,

          无缘无故在世上死,

          望着我。

我不是说他的画和这首诗在关于个体生命的处境及悲剧性方面是同质的,而是觉得那种哀婉和疏离感、静寂的存在意识在气质与态度上有某种相通之处。在那些慵懒的日子,窗外间或传来嬉闹声,置身画室的画家时而背手踱步沉吟,时而趋前挥笔图绘着那一幕幕奇异的场景,此情此景里的人物就是画者心灵冥想中的那个深切关注而又暧昧不清的个体,这么近,又那么远。

     可以说,在当下的艺术界,对于生存状态的片段式或符号化的反映比较多,而富有哲学和精神意涵的探讨人的当下存在方式和危机的较少,黄立言应该算其中难得的一位。艺术界曾一度为肤浅化、直白化的艺术表达而担忧,因为这种艺术虽然说鲜明地体现出了现今时代的特征,但只是现实世界的拙劣影子,如果艺术要介入灵魂,以其独特的语言方式对精神世界、思想领地发言,那无疑是更艰难但也更令人神往的路径。黄立言应该是不自觉地选择了这条路径,他力图从表层化的陈述中逃逸出来,哲人般地注视着当下的时代境况,以自己的内心体验介入生命意志及表象世界的严肃关注,而不是顺乎其流,任自己的形骸在消费社会的奇观中糜烂。就这样,他,不动声色,却又暗含“杀机”,触动了我们的心弦,让我们的内心无法安放,悱恻缠绵。

 

写于大病初愈之时,2011年3月16日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